全面、权威、公共、开放的跨境教育信息服务与互动平台,关注国内外跨境教育动态,分享中外合作办学实践,推动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对高层次人才培养的需求,打造跨境教育信息公共服务平台。

  • 中外合作办学修法进行时专栏

修法进行时 —— 来自高校的声音

来源:国际司办学监管处           作者:           时间:2017-06-07

    自《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及其实施办法修订工作正式启动以来,以中山大学黄达人教授为组长的高校课题组开展了形式多样的调研工作。一是调研了上海交通大学密歇根学院、中山大学中法核工程学院、浙江大学海宁国际校区、桂林旅游学院等非独立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与合作办学项目,上海纽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等独立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与上海纽约大学俞立中校长、昆山杜克大学刘经南校长、浙江大学宋永华常务副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杨福家校长等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主要领导进行了深入座谈。二是专门访问了对中外合作办学的理论与实践有丰富经验和独到见解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领导和高校的有关研究者,如教育部国际司原司长曹国兴、北京理工大学外事处原处长王庆林、厦门大学中外合作办学研究中心主任林金辉等。三是由中山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实施,对校内 4个职能部门(教务部、研究生院、学生处、科学研究院)、25个院系和 3所附属医院进行国际化专题调研。

 

在调研中,一方面,了解中外合作办学者在实际办学过程中面临的具体困难;另一方面,就大家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高校组调研下来的一个总体感受是:调研的每一所学校都有自己的精彩,都可以引起新的思考,无论对修法工作本身,还是对中外合作办学事业的发展,都有所受益,有所启发。

根据前期调研情况,总结两点基本看法和高校关心的八个具体问题:

一、有关中外合作办学的两点基本看法

1. 在新形势下,需要对中外合作办学的定位进行重新审视。国内高等教育经过最近十几年的快速发展,“引进国外优质教育资源”的内涵发生了变化。过去,引进了国外教育资源,但是否做到了“优质”,值得进一步思考和界定。

2. 对于不同形式中外合作办学可否有不同的政策。总体来说,就是提质增效,然后探索规范各类型各层次中外合作办学的具体措施。例如,在不同形式的中外合作办学中,党的领导如何体现,中方高校如何发挥作用等等,值得研究。

 

二、高校关心的八个具体问题。

1. 关于加强党建问题

党建问题如何在修订《条例》及其实施办法中体现,备受关注。有受访者提出党建在不同高校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同样,中方在中外合作办学中的主体地位是否可以通过法律文件体现出来,也值得探讨。在这方面,中东地区,如阿联酋政府,在维护教育主权方面的做法值得借鉴。

2. 关于外方资源引进问题

第一,有受访单位认为外方合作高校派出教师比例的标准是很有实践意义的,同时建议是否可以通过信息公开等方式,督促加强外方资源引进。

第二,对于经过中外合作而产生的新课程,探讨是否属于外方高校资源引进范围。

3. 关于网络使用问题

网络使用须符合中国法律规定。调研中看到的解决办法有:一是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通过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批,得到批准后直接使用国外网络资源;二是中外办学机构通过科技网对接,将网络使用限制在教学、科研相关领域。这两种做法都值得研究。

4. 关于中外合作办学定位问题

第一,关于办学定位。对中外合作办学的定位,在《条例》里要有明确的说法,特别要防止变成以营利为真实目的。调研组了解到个别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办学过程中,外国资源引进不充分,实际上成为国外合作高校教育产业化的一部分。建议在修法工作中,对“在国内接受完整教育”的含义进一步研究。在鼓励学生往来交流的同时,把握切实、充分引进优质教育资源这一核心,保障学生权益。

第二,对于有政府投入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可以探讨如何明确政府的法律地位和权利义务关系;如何对政府的财政投入进行明确,从而保障有政府投入的办学具有可持续性等。

5. 关于评估问题

第一,是否可以探索中外双方各自对学位质量进行监督和保障。外方评估由所在国对外方高校进行评估的机构来实施;中方评估由对中方高校进行评估的机构来实施;独立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参照国内普通高校做法执行。

第二,目前国内普通高校的本科教学评估包括合格评估和审核评估,一般先进行合格评估,再进行审核评估,由教育部评估中心来实施,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是规范和有公信力的。有学者提出,可以探讨在组织对国内高校合格评估或审核评估时,将非独立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纳入评估要素一起进行;独立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参照国内普通高校进行评估;考虑到办学类型不同,在制定合格评估指标体系时,可以根据中外合作办学的特点进行调整。

6. 关于中外合作办学审批问题

第一,按照“简政放权”的要求,研究下放审批权。如何放、放哪些、放到哪一级、权属依据等问题受到高校和专家关注,这些都需要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重点研究。

第二,对于以国际校区的形式设立非独立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由于办学定位、运行机制、资源保障等方面都是类似的,建议研究审批形式是否需要区别对待。

7. 关于专业设置的问题

第一,在“强强合作”还是“互补合作”的选择上,学者见仁见智,需要结合我国教育国际化发展情况做动态研判。

第二,国内高校在专业设置上受到专业目录的限制,如何体现引进专业特点?在实践中,有的机构/项目外方文凭直接体现外方专业名称,中国文凭是按照教育部专业目录找相近专业+括号,括号内是外方专业的名称。如,有中外合作机构的FAM专业(金融会计与管理专业),国内招生用的就是财务管理专业。类似于这种问题,需要在遵守我国相关规定的前提下,研究体现中外合作办学特色。

8.关于独立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准入门槛问题

第一,因地而宜、避免盲目设置。各地根据自身发展需求与设置规划,在符合相关设置标准的基础上,申请举办独立法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

第二,地方政府根据本地区发展需要,可以邀请高水平国外高校开展合作办学,可以研究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的作用,及其对未来办学成效肩负属地责任等问题。

 

附录:中山大学调研中外合作办学的有关情况汇总

1. 调研的单位对于“中外合作办学”的定义不是很明确,把广义上的涉外办学(校际学生联合培养项目)都等同于“中外合作办学”,区别只是能不能获得教育部审批。对于教育部强调的“引进国外优质资源”、“4个1/3”都知之甚少。

2. 部分曾申报中外合作办学的学院建议深入研讨“4个1/3”等资源引进标准,认为引进优质教育资源不能只是流于形式,应考虑学校的发展程度和实际需求。

3.各学院间国际化程度和学科发展水平参差不齐,选择的国外合作院校综合排名或学科排名水平不一,合作的形式也不一样:

A.中等或以下学院,合作形式主要以“中方学习外方”为主,合作办学中,外方教学资源占比较高。外方主要投入师资和提供教学资源,运作成本高。依据中外合作办学“成本补偿原则”,收费较高,费用主要用于补偿外方,维持项目正常运营。

B.中等以上的学院,合作形式更加平等,以互补合作为主,合作办学中,外方主要投入教学资源并与中方共同创新。合作过程对中方的要求更高,必须加强自身师资建设、课程建设和教学管理等。但根据“成本补偿原则”而收费不高,目前中方缺乏长期投入保障,发展空间受限。

比较A和B两种办学模式,一种以引进为主,引进的主要是外方师资到国内授课;一种以互补为主,引进的主要是培养方案、教学标准及中方欠缺的环节。两种都属于引进优质资源。这些实践,是研讨中外合作办学内涵与外延的好案例、好素材,有利于启发探索多种办学模式,精炼资源引进内核,给予优质项目更多生存和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王旭初 韩宇]

版权所有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