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权威、公共、开放的跨境教育信息服务与互动平台,关注国内外跨境教育动态,分享中外合作办学实践,推动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对高层次人才培养的需求,打造跨境教育信息公共服务平台。

  • 新闻资讯

从荷兰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看“双一流”建设

来源:IEE           作者:成协设           时间:2017-08-04

 2015年11 月,国务院发布《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新的历史时期为提升我国教育发展水平、增强国家核心竞争力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其有利于引导和支持高校合理定位、办出特色,“有所为有所不为”,通过差别化发展提升其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和国际交流合作中的综合实力。

 

李克强总理2016 年在北京高等教育改革创新座谈会时谈及高校的改革和发展,指出要推进高校“双一流”建设特别是一流学科建设,要推进高等教育领域的“放、管、服”改革,要充分调动广大教育、教学和科研人员的积极性。无疑,一个科学、高效的教育质量保障体系,一个有利于发挥政府管理活力、社会参与动力、学校自主发展潜力的质量保障体系,对于“双一流”建设大有裨益。因此,如何构建高水平的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是我国高校“双一流”建设的重要内容。

 

荷兰高等教育十分发达,以高质量、高效率著称于世。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发布的2016-2017年度最新世界大学排名中,荷兰仅有的13 所研究型大学全部入围世界前200 名,这在全世界绝无仅有。是什么原因使荷兰高校一直保持着卓而不群的质量? 2002年以来,荷兰结合欧洲一体化进程,外与欧盟标准充分对接推动内部质量提升,内则将评估与认证相结合推动高校质量自治,有力地保障了荷兰高等教育质量。



2016 年在英国《泰晤士报》排名中,荷兰13 所研究型大学全部进入全球前200 名,8 所进入全球前100 名。QS2017 年大学学科最新排名中,荷兰有146个学科进入前100 名。从荷兰13 所大学的学科排名来看,每所高校均有优势学科进入全球前50,有6 所学校有学科进入全球前10,如瓦格宁恩大学的农业科学排名第1、环境科学排名第6;阿姆斯特丹大学传播学排名第2;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建筑环境排名第3、土木工程排名第7。同时从排名可以看到,荷兰研究型大学一流学科占学校学科的比重较大,如阿姆斯特丹大学国际排名前100的学科占其所办学科的2/3,充分体现了荷兰高校“不搞大而全”、“有所为有所不为”、坚持特色发展的建设思路。

荷兰通过高等教育改革,理顺质量管理保障体系, 推进学校自治,构建的内部及外部质量监控机制对荷兰一流大学、一流学科的建设起到了重要保障作用。荷兰是欧洲第一批建立质量评估体系的国家,荷兰政府对高校的质量评估体系不断调整,大致经历了3 个阶段。第一阶段:高度集权模式。以1985 年荷兰政府发布《高等教育:自治与质量》为分界,之前高校一直由荷兰政府的教育、文化和科学部实行中央集权管理,包括经费拨款、行政领导和监督,高校的自主权很小,无法根据自身需要和市场变化进行办学调整。第二阶段:评估+ 督导模式。从1985 年荷兰政府发布《高等教育:自治与质量》到2002 年发布《高等教育认证法》和《高等教育与研究法案》,形成了自我评估(高校自身根据其内部质量控制系统AMOS 进行质量监控)、外部评估(由非官方机构的荷兰研究型大学协会(VSNU)和应用科学大学协会(VH) 分别对大学教学、科研质量和非大学的高等教育机构教育状况进行评估)和元评估(高等教育督导团IHO 对VSNU 和VH 实施的校外评估过程与结果进行监督,对高校整改后的情况进行监督和复查)相结合的评估模式。第三阶段:评估+ 认证模式。该模式2002 年以来逐步完善,即荷兰高等教育机构自我评估、形成自评报告、经荷兰与弗兰德地区认证组织(NVAO)①认证过的校外多方评估机构对自评报告进行验证且进行外部评估、由认证机构NVAO 对评估报告进行质量鉴定,最后评估机构将评估结果公之于众,评估过程中荷兰高等教育督导团履行监督职责。

总体来讲,荷兰现有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通过评估机构多元化扩增了外部质量监控主体,打破垄断确保了外部评估的客观性和公正性;二是通过荷兰高等教育督导团对NVAO 的监督实现对整个高等教育质量系统的监督,发挥了政府宏观督导的作用;三是突出了高校质量自治,强化了高校办学自主权,激发了学校特色发展和自主发展。这对我国现今“双一流”如何实现政府比选、开展第三方评价具有参考意义。

 

 

荷兰现有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充分发挥了政府、市场与院校自治这三种力量。

 

(一)政府导向

 

政府主要通过制定有关质量保障的法律政策,并通过荷兰高等教育督导团对荷兰认证机构的认证进行监督,通过强化评估结果对高校办学甚至拨款进行引导,对评估结果不理想的学校提出整改意见。如整改效果仍不明显,政府将在拨款、注册等方面予以限制。

 

(二)第三方评价

 

通过放开教育评估行业市场,多方教育评估机构进入评估行业,单一的荷兰研究型大学协会和应用科学大学协会进行校外评估的垄断局面被打破,除了荷兰大学质量保障协会(QANU)和荷兰质量局(NQA), 一些民营商业组织中介机构(VBIs,高等教育外部访问和评估团队②)如DNV 也可以进行高校的评估工作。评估机构增多,通过市场竞争,促使评估机构不断提高水平,规范评估论证程序,从而提供更为专业、公正的评估。

 

(三)大学自主办学

 

院校自治主要体现在院校主动为其质量保障与提升负起责任。高校以NVAO 制定的院校评估制度和学位课程评估标准作为参考,制定清晰的质量目标, 建立从学校、学部、学院、学位课程再到课程的逐层推进的质量保障体系, 实施内部质量保障监控并主动申请质量论证等外部监控,根据内外部条件的要求及时主动地对质量保障体系进行优化。

 

荷兰已形成政府宏观调控、大学依法自我保障、社会机构广泛参与的“三位一体”现代大学质量保障体系,政府、社会和大学自身共同促进了高等学校提高办学水平、建设一流学科。高等教育督导团是教育、文化和科学部的代表组织,代表政府对高校进行宏观管理, 通过依法制定总体要求,依法要求高校保障质量。教育、文化、科学部依法根据评估和认证结果在拨款、学位控制等方面进行宏观决策,成为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的动力。荷兰与弗兰德地区认证组织、高等教育外部访问和评估团队(VBIs)等社会机构充分发挥其专业服务优势,更好地保证了评估的公平、公正。高校充分享有办学自主权,自觉接受政府宏观管理和监督,自觉遵循教育规律、面向市场、依法办学、自我提升、争创一流。从政府、社会到学校形成了相互衔接、开放的内外部质量全程控制系统。



(一)以外促内,推进质量自治,发挥高校质量保障主体作用

 

荷兰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从理念、体系、运行均强调发挥学校内部质量控制的主体作用。内部质量保障是基础,通过自我管理进行反思和改进;外部质量保障是手段,通过客观评价进行督查和改进。

 

在现有质量保障体系下,荷兰各高校自觉地不断完善内部质量保障体系。各高校根据国家法律框架和学校相关协议成立校内评估机构、强化校内质量保障机制。以代尔夫特理工大学为例,学校顶层的管理机构是监委会与执行委员会,在执行委员会之下设有教授委员会、工会、学生会等机构。和国内一样,在学校之下设有学院,学院分若干系,系以下又分若干教研室,但其每个教研室有一名教授全面负责教学、科研、管理、人事等工作。学校建有制度化的内部评估与问责制度,教学质量和教师质量是内部评估和问责的主要内容。先由专门委员会进行内部评估,对教学质量的评估主要综合学校专门委员会对教师教学的评价和学生的反馈评价,专门委员会查找教学中的不足,提出改进意见。对教师质量的评估主要依据荷兰教师专业标准和评级程序(SPR)教师在SPR 的自我评估程序中,通过与学生以及同行教师的交流获得反馈意见,制定下一阶段的工作目标与计划。管理部门则根据评估报告做内部问责,内部问责程序包括学校教育质量委员会的教学质量评估;每六周一次与学生、教师的研讨;每月一次与教师的交流等。通过内部评估和问责这一校内监督机制,及时纠正教学科研上的不足和不恰当的决策,确保质量得到制度化的有效控制。

 

(二)注重差异,服务国家战略,引导高校特色发展

 

荷兰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尊重不同类型学校、不同大学之间的差异。在荷兰早期构建质量评估体系时,就注重对研究型大学、应用型大学的分类评估,荷兰研究型大学协会对大学进行同行评估, 荷兰应用科学大学协会对非研究型大学的教育实践情况进行评估。在引入论证制度后,对不同类型的学校对应有不同的评估指标体系、评估内容、评审专家和评估程序,鼓励学校准确定位,根据定位做好学校和学科发展规划,建立自己的质量标准体系。外部机构对高校的评估和认证也注重以学校的尺子来评估学校的目标实现程度,鼓励学校特色发展。

 

荷兰高校办出特色、办出水平,与其紧密结合国家战略、社会经济发展需求进行建设息息相关。荷兰的九大顶尖行业是农业食品、园艺和繁殖材料、高科技、能源、物流、创意产业、生命科学、化学和水资源。高校主动围绕着这九大行业选择性开展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及时调整人才培养的标准和内容,在获取政策和资金支持的同时,与企业紧密联系起来,壮大了学科实力,提高了人才培养质量,也实现了特色发展。

 

纵观荷兰高校,明确的办学理念确定了大学和学科发展目标,强有力的内外部监控、反馈渠道确保学校围绕这一目标持续发展和积累。如结合瓦赫宁根大学“探索自然潜力,提高生活质量”这一办学目标,外部评估与认证机构会围绕这一办学目标的实现程度、质量保障体系等重点审核;学校内部由学术人员、管理人员、学生与社会人员组成的教职工委员会和学部委员会也会围绕这一目标来监控和评价学校的阶段性发展成果。由此,保障了瓦赫宁根大学始终坚持推进植物科学、动物科学、食品安全、可持续发展与绿色环境及社会发展等五大领域特色发展,最终造就了其植物科学、环境科学、食品安全与食品工程等国际一流学科。

 

注释:

①荷兰与弗兰德地区认证组织是根据2002 年颁布的《高等教育认证法》成立的荷兰认证组织。2003 年,比利时的弗兰德加入,从而形成了荷兰与弗兰德地区认证组织。法令授权NVAO 对高等教育机构的学士和硕士课程进行认证与认可,对外部评估机构进行认证,经过NVAO 认可的外部评估机构才具有资质开展评估工作。NAVO 认证的有效期为6 年。

②高等教育外部访问和评估团队VBIs(visiter­ende beoordelende instantie)属于民营商业组织中介机构。VBIs 是独立的机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可以成立该类机构,但必须通过NVAO 认证,VBIs 及其建立的访问委员会的评估活动必须符合NVAO 的标准,NVAO 每年公布一次符合标准的名单。院校向经过NVAO 认证的VBIs 申请接受评估。2011 年后, 学校也可自行邀请专家组对其进行评估,但必须接受NVAO 的审核。NVAO 制定包括认证现有课程和认可新设课程的标准在内的政策框架,VBIs 在这个框架内制定各自的评估准则,开展评估活动。

 

(成协设,中国驻荷兰使馆教育处)

(责任编辑:李荷)

版权所有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关闭
关闭